“扫一扫”
中外医讯

挣扎在吃穿线上的新西兰人,最低工资还不够低保


发布时间:2019-04-12 14:26:14    来源于:天维网

摘要:近来,关于最低工资标准和最低生活工资标准的话题讨论热度很高。伴随政府政策的调整,两者之间的差距逐渐缩小,但仍有学者认为缩小的速度和幅度仍需要加大,听听专业人士怎么说。

【天维网Crystal编译 援引stuff消息】近来,关于最低工资标准(minimum wage)和最低生活工资标准(living wage)的话题讨论热度很高。伴随政府政策的调整,两者之间的差距逐渐缩小,但仍有学者认为缩小的速度和幅度仍需要加大,听听专业人士怎么说。
 
以下内容编译自原作者Dennis Maga发表在Stuff的文章,不代表天维网观点。
 
挣扎在吃穿线上的新西兰人,最低工资还不够低保
 
观点
 
最低工资和最低生活工资之间的差距正在缩小,这是值得庆祝的。本月数据显示两项收入标准都有所提高,但仍存在差距。
 
4月1日最低工资由16.50纽币上调至17.70纽币,与此同时,政府公布了新的最低生活开销所需的收入,由20.55纽币上调至21.15纽币。
 
最低生活工资标准(living wage)是足以保障生活的收入,需要满足人们的生存需求,也要进一步提高生活质量。不仅如此,还需要满足人们能够按时支付账单,能够让人们有所积蓄以应对偶发事故,比如修车等等。
 
如果是全职工作,这样的收入可以让你支付一般的生活费用,过上健康的生活,这毋庸置疑。可事实并非如此,遗憾的是每小时21.15新西兰元的最低生活工资并不是新西兰的最低工资。
 
这就是为什么政府要致力于提高最低工资。几十年来,最低工资根本满足不了生活费用的增长,以下几个事实案例就可以佐证这一点。
 
尽管也有一些适度的经济发展,新西兰仍然是一个低工资的经济体。这意味着根据人均收入调整最低工资的方式是有问题的,因为人均收入本身就很低。
 
更准确的去衡量最低工资的方法应该是看全国的总体财富和人均生活成本。
 
自从1990年新西兰最低的工资按照最低生活开销的额度进行调整后,新西兰从在23个OECD成员国中排位居中,下降到在OECD组织36个成员国中排名倒数第五。
 
我们也是劳动收入份额最低的国家之一(此处指劳动人民在国家总收入或劳动创造的财富中所占的份额)。
 
截至2017年,新西兰在OECD组织成员国中排名倒数第七。很明显的看出,在新西兰工作的人没有从他们创造的收益中获得公平的酬劳份额,尤其是对零售行业来说,这简直是真实写照。作为利润最高的行业竟然平均工资最低。
 
新西兰零售业的报告显示,新西兰零售业的发展甚至比澳大利亚还要发达。
 
截至去年,零售行业目前的年产值为923亿纽币。这使得人们很难相信,这样高利润的企业竟然需要通过提高产品和服务的收费,或者裁员的方式,才能支付员工像样的工资。
 
上一次看到类似的最低工资水平增长是在2004年至2008年之间。当时散布的恐慌情绪和关于就业机会减少和产品及服务成本上涨的谣言被予以警告,当时并没有出现这种恐慌现象,这次的工资上调也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提高工资可以提高生产率,具体来说,通过提高消费能力,可以鼓励雇主加大对技术和生产流程的投资。
 
低工资当然意味着人们的开销更少,但对许多家庭来说,开销减少意味着现实生活受到了影响。低工资导致了儿童贫困的尴尬现象和社会不公现象的增加,这些都是我们不能忽视的严重问题。
 
儿童专员办公室的一份报告发现,15岁以下的儿童中,五分之一的儿童有中度至严重的食物健康问题,也就是说,他们的一日三餐都得不到保障。
 
此外,商务部、创新和就业部的《最低工资审查报告》指出,增加收入确实可以减少儿童贫困现象,我们知道,40%的贫困儿童所在家庭中的至少有一名成年人从事全职工作。
 
我们还从公平薪酬协议工作组(Fair Pay Agreement Working Group)的报告中得知,有61.3%的人收入在每小时20纽币及以下,而年龄在25岁或以上,因此低工资不仅是年轻人的遭遇,对新西兰中年人来说也是现实写照。
 
提高最低工资是政府的责任和义务。通过将工资提高到最低生活保障开销,也可以使生活变得更好。
 
由此一来,人们可以不用担心如何支付下一笔电费;只要需要,便可以随时找医生看病;欠高利贷也不会成为生活中不幸的常态。从某种意义上讲,人们可以成在各自社区中生活的更幸福。
 
这将意味着71500多名拿着最低工资的劳动者将获得更高的收入,更公平地获得他们应有的劳动报酬,这将大大有助于消除儿童贫困和贫富差距。许许多多家庭会受益于此。我们应支持欢迎这一政策的到来。
 
- (注明Dennis Maga是第一工会的秘书长)

(责任编辑:空城)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